趣彩分分彩黑钱吗?:第一百二十七章 欣然接受

手机版

“回来!”

崔焕之叫了一声,李严吉止步,回头道:“大人,这吏部这样做事情,分明是在针对楚弦,这件事咱们不能不闻不问?!?/p>

“这还用你说!”崔焕之咬牙切齿道:“但发难之前,得弄清楚是谁在背后搞鬼,严吉啊,无论是谁,对方都是高手,这一手明升暗降玩的也是炉火纯青,咱们真要去理论,怕也没用,毕竟这已经是吏部以正式公文下发,不可能更改?!?/p>

“那楚弦他……”李严吉还想说话,崔焕之伸手阻止自己的护卫,似是想到了什么,突然道:“我知道了,是杜山!”

“杜山?吏部司郎中?”李严吉显然对于不少官员都很熟悉,崔焕之点头:“他位高权重,以他的权力,要在楚弦的官位上做手脚那是易如反掌,甚至不需要经过我这个巡查御史的同意,而且,我与他有一些仇怨,说不定,这一次他就是为了报复我,这才在楚弦的奖赏上做了手脚,用这种法子报复我?!?/p>

“当真如此,那杜山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?!崩钛霞成逼?,不过就如同崔焕之所说的一样,这件事,不能意气用事,更不能冲动莽撞。那杜山是钻了空子,而且用的是阳谋,哪怕是将事情摆出来,那也是能说得过去的。

奖励楚弦从正九品升到从八品,而且是主政一地,官职县丞,怎么看那都要比巡查司一个小小的九品执笔要强。

但事情根本不是这么回事,官场之外的人,或许看不明白里面的猫腻,但如果是混迹官场几年的人,必然清楚官场的几去几不去。

有的州地,那是富饶繁华,那里的官位都是众人挤破脑袋都想争夺的,有好就有坏,一些州地,被称之为仕途的‘死地’,一旦被发配到那种死地,基本上这辈子,官位都别想再动了。

凉州,便是这么一个仕途死地。

而且凉州靠近雾山之地的那几个县,更是如此,一个官员若是被弄去雾山做官,那官位必然是王八沉井,不会再有任何动静。

做官的,谁不想节节高升?正因为如此,被发配到凉州做官,对于官员来说,那就属于最大的惩罚。

不过这些都是官场的潜规则,明面上当然没有这么一种说法,杜山就是打着这个算盘,才擅自做主,明面上是奖赏楚弦,给他升官做县丞,让他主政一方,实际上,这是彻底封死楚弦今后的仕途,其心可诛啊。

崔焕之最终还是带着李言吉跑去吏部询问,被问的官员要么说不清楚,要么说是奉命行事,总之官话一套一套的,让人想生气都找不到突破口。

要见杜山理论?

那杜山根本就是躲着不见,崔焕之也没法子,只能是带着李严吉又回来。

一夜思索,崔焕之想去找萧禹中书说这件事,如果说谁能让吏部收回成命,在他看来,也就只有萧禹中书这个级别的仙官才有这种能耐和面子。

但刚走出家门,崔焕之就犹豫了。

这种事,怎么说?

明面上,吏部无懈可击,有功之人嘛,赏了,而且也升了官,而且对于楚弦这个入仕才不过一月的新人,这么快就能晋升从八品,这速度绝对是破格提拔了,按照这说法,是没法子说人家吏部不是。

但事实如何,谁心里都和明镜一样,就算是奖赏,哪里有这么奖的?

可这世上有些话,只能是心里明白,却不能说出口的,若是将一些潜规则说出来,那就是坏了规矩,崔焕之倒也不怕惹来麻烦,但他就怕,去说了,非但没法子让吏部收回成命,而且还可能给萧禹中书留下不好的印象。

正因为如此,崔焕之才犹豫。

想来想去,崔焕之都有些难以抉择,自己最好是不要去,不要因为这件事去找萧禹中书,因为除了之前的考虑,崔焕之还想到一种可能。

杜山会不会是征得了萧禹中书的同意?

若是那样,自己贸然去‘告状’,怕只会惹来麻烦。

但是想到楚弦,崔焕之还是起身,单独去找萧禹中书。

哪怕是会因此给自己惹来麻烦,崔焕之也要去,楚弦是他的部下,而且遭遇不公也是因为自己连累,若是不想法子帮楚弦,崔焕之自己这一关都过去,哪怕是惹萧中书不悦,他也要去。

见到萧禹,崔焕之开门见山,便将这件事说了。

萧禹中书是什么人?

那是圣朝正三品中书令,道仙之尊,如何看不出这件事里的猫腻,但他却没有表态,更是一句话没说,就让崔焕之离开。

后者无奈,但也只能这么离去。

崔焕之想明白了,萧禹中书不会因为这件‘小事’就干涉吏部任命,所以楚弦的调令是不可能更改了。

但那杜山,自作聪明,为一己之私背地里做手脚,这件事萧禹中书不可能看不出来,肯定会惹萧禹中书不悦。

还有自己,因为一个小小的部下就跑来诉苦求情,估摸在中书大人心里也是失了分。

但崔焕之不后悔。

最后,崔焕之收拾心情,将现在的情况写了飞鹤传书,当夜传递给远在隋州凤城的楚弦,也好让楚弦先有个心理准备。

隋州,凤城。

这几日楚弦在凤城都是闭门不出。

自从得到阴阳幻神鲤,楚弦将时间都用在修炼上,武道境界,他已是后天境界,现在他修炼的是分身御金决,而且只用了短短几天时间,就跨越了观想感神和观五脏的阶段,达到开天穴的层次。

再下一步,就是夜游。

一旦踏入夜游阶段,那就已经算是出窍境界的修士了,可以施展出窍境界的诸多术法。

这修炼速度已经算得上是快到飞起了,传出去,估摸都能吓趴一大片人,出窍境界有多难修,对于有的人来说,容易,对于有的人来说,难。就像是之前御史府的那个郭管家,潜伏御史府二十年,苦修二十年,也就是达到出窍境界。

这资质算是平庸,不算差,也不算好。

厉害一些的,三五年就可以修成出窍,但绝对没有想出现这样,三五天时间,就修炼到开天穴,距离夜游出窍只差一步。

这种修炼速度若是让人知道,必然会引起轰动。

好在楚弦也不是那种没事干就跑去人前显圣的人,这段日子他深居简出,除了戚成祥能偶尔见到楚弦,其他人连见都见不到他。

崔焕之的飞鹤传信,便是在这时候到的。

飞鹤传信,一种官术,以楚弦的官术能力,可在五百里之内传信,超过这个距离便不行了,崔焕之要强很多,可在一千五百里内传信,隋州凤城距离京州之地也不过千里之遥,楚弦无法传信,崔焕之却是可以。

楚弦拆信一看,当下是愣住。

崔焕之将王贤明御史被害一案的最终结果告知楚弦,赵仁泽只是被罢官流放,这种处罚已经是十分轻了。

不过楚弦早就料到很可能是这个结果,赵仁泽不是一般人,花费一些代价保住性命并不难,而且楚弦对这个结果也是满意,至少隋州的官场在赵仁泽的‘帮助’下,是彻底的洗牌,这对隋州的百姓是好事。

这个目的才是最重要的,否则就算是让赵仁泽伏法,隋州官场换汤不换药,又能如何?

总之,现在这个结果出现很满意。

自然,崔焕之信中说的第二件事就是楚弦官位的事情,看到吏部居然将自己升到从八品,官职从执笔官,提升到县丞,主政一方,楚弦当然是愣住。

这个任命,如果不看要去上任的地方,那绝对是好事,毕竟楚弦是刚刚在一个多月前才考取榜生,做官也才一个多月,居然就能晋升从八品。

从八品,那也是八品,更不用说县丞官职,主政一方,这是多少仕途新人梦寐以求的事情。

但如果换做是去凉州上任,那情况就截然不同了。

只不过楚弦除了楞了一下,并没有愤怒和不甘,别人避之唯恐不及的事情,楚弦却没有当回事。

崔焕之在信中写道,是吏部一个官员与他有私仇,所以这一次明升暗降的奖励,很可能就是因此而来,他还告诉楚弦,此事他还会想法子,尽量去解决。

看得出崔焕之对这件事很自责。

楚弦想要回信,又想到自己的官术无法传递千里之遥,无奈一笑,又收了笔。

崔焕之的好意,楚弦心领,不过既然是吏部以正式公文的形势下发下来,那么这件事基本上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,不太可能再更改了。

换做其他的偏苦之地,楚弦或许会觉得沮丧,但凉州雾山不一样。

楚弦对这个地方,很熟悉。

因为梦中那一世,楚弦初次乡试失败,三年后好不容易考取榜生时,就是去这凉州雾山的衙门里当小吏的,医术也是在那个时候学的。

对于楚弦来说,凉州雾山,是有特殊意义的,那里,可以说是楚弦梦中那一世仕途的开始。

而且楚弦还知道,他在雾山只待了一年时间便调走,之后没多久,凉州雾山就出了大事。这大事便是妖族入侵,侵占了一部分区域,这一场风波闹了半年时间,不知多少无辜之人死于非命,后来是在圣朝的强大压制下,入侵的妖族才退走。

但这对当地造成的伤害,却不是轻易能抹去的。

楚弦曾经待过的定海县,更是在那一场灾难中被夷为平地,这件事楚弦记得很清楚,因为那里有太多楚弦留下的记忆,还有那里的人,也是因为如此,所以楚弦才痛恨妖族,这一世楚弦当然不会让这惨剧再发生,只不过按照时间轨迹来算,凉州的妖族入侵,是在四年之后,所以楚弦想来,他是有足够时间来应对。

例如,在这时间里将官位提升上去,有了话语权,到时候甚至可以想法子在妖族入侵之前,调集军队过去镇守,这样一来,便能避免惨剧重演。

这原本是楚弦的打算。

可谁能想到,这一次吏部居然让自己去凉州雾山那边担任县丞。

这难道就是冥冥中自有天意?

既如此,那这任命楚弦当然是欣然接受。

(快捷键:←)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本小说站所有小说、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!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,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!
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!情节内容,书评属其个人行为,与爱书网立场无关!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606| 326| 743| 227| 353| 403| 175| 573| 895| 894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