怎么没有cc分分彩计划:第310章 匪尽3

手机版

六月三十日的杨庄寺之战,杨大臣率领的新安军大破匪贼,当场生擒匪首马嬷嬷与一干积匪头目骨干。

消息传回,邳州城轰动,百姓无不振奋。

当然,对外的宣称,战场则在李家庄附近,离省界州界地不远。

而此次作战,兵分二路,当杨大臣等人顺沂河而上的时候,张松涛等人也顺运河继续北上。

午时,他们在禹王山附近下船,这边正在规划建筑城寨,张松涛等人未惊动任何人,他们自己架起铁锅铁壶,简单用了些飧饭肉汤,然后全体上马,急速北上。

骑兵队早哨探了道路,他们主要顺陶沟河边走,北上进沂蒙山,按此时的小道路程,从禹王寨到抱犊崮匪巢约有二百里。

他们在荒野上奔驰着,沿途寂静荒凉,很少见人烟。偶尔看到村寨,都是破败凄凉,百姓耕种近寨边田地,个个警惕,有如惊弓之鸟。沿河边田地很多,但现在大多荒芜,除了荒草还是荒草。

山东这边匪盗兵乱,又连年大旱,今年虽好些,但各地早回天乏术。各人就看到,沿途很多原本繁华的村落都废弃了,触目所见,尽是断垣残壁。

有时也可看到流民,但个个形容枯槁,面黄肌瘦,看到大军,很远时就慌忙避开。

所见所闻,让很多人想起自己逃难时的情形。

傍晚,他们快进入沂蒙山区,当晚,就在白马山下歇息。第二天大早,他们继续赶路,约行二十里,前方是狮子山,再进去,就是连绵的丘陵山头了。

蹄声轰隆,数千只马蹄踏在黄土地面上,激起的尘土飞扬,有若沙尘暴似的蔓延。太阳慢慢高升,人与马都快速闷热起来,特别尘土弥漫过来,就是让各人灰头土脸。

好在前面就是一片山岭,山边多扬树、松树、柏树等,看上去就是一片清凉。

有哨探的骑兵奔了回来,林子没问题,中军还传来休整号令。

众人松了口气,皆到林边下马,歇息喝水,整理装备。

“呼,热死俺了,这山东不是靠北么,怎么比俺灵璧县还热呢?”六总一队二甲的火铳兵马小保一屁股坐下来,从杂物包边取出竹筒水壶,咕噜噜就是喝水。

他抺了抺额头,看满手泥尘汗水,就是无语。

“这热不热,跟靠不靠北可没关系?!鄙砼哉接芽淄虿埔踩〕鏊?,也咕噜咕噜喝了几大口,又倒了些在脸上,一边摸了摸自己屁股,皱眉,“骑了一天马,俺的屁股好痛?!?/p>

“快到了?!蓖椎牟芫靶诵ξ?,“抱犊崮离这边不远了?!?/p>

他喝了水,惬意的将竹筒塞回杂物包侧边口袋,从背下取下火铳,掏出细布,习惯性的就是擦拭。

看他打扮,红笠军帽,红色的鸳鸯战袄,外层青色罩甲衣,红色肩巾,背负油布皮革的杂物袋与子药袋,又捆着鞓带,别着解首刀,就显得威武与精锐。

放眼这边火铳兵皆是如此,个个精神气十足。

他们装备也与以前略有不同,就是每人多了个杂物袋,各兵种都有,除装用各类私用之物外,侧边还有口子,可以塞入竹筒水壶等,此时火铳兵都在左边的背着。

因全部骑马,各人还都有马褡子,内装载各种各样的野外出行之物,马匹食用的豆料,喝水的小桶等等。一些人的马褡子内,还有铁锅铁壶,更多的飧饭干肉等。

曹景兴等人三月参军,训练同时还要练习骑马,照料马匹,几个月过去了,骑术虽不是很精熟,但野外乘骑不是问题。

他也是个清爽的小伙子,父亲曹子贵,母亲徐贞娘,睢宁北岸人。身旁马小保、孔万财等人则是灵璧县人,与一甲的孔万金,四甲的谷子贵、吴六斤等等,都是灵璧县东北面潼郡集一片的人。

三月的扩军中,很多灵璧县的难民加入了军队,成为普通士兵一员。他们甲长刘治平、伍长兼甲副赵彦和、伍长贾朋党则是睢宁北岸占城集人。

一队队副俞玉桂、黄守义也是睢宁北岸人,但队长管枫听说是湖广荆州人。他们六总的副把总黎萼、董世才,把总张松涛则是宿州、亳州等地的人氏。

眼下新安军的构成,便是总级军官多为杜圩编伍之人,多亳州、宿州、归德府等地人氏。副把总,队长级的军官,则多河神庙编伍时人,也多亳州、宿州等地人氏。

此外睢宁人大量进入队长,队副,甲长等级职务,新招来的灵璧县等地难民,则多是普通的士兵了。

不过他们刚训练成就经历连场恶战,特别与献贼等人的大战,早脱胎换骨,举手投足间满是锐气。虽很快要面临与青山残贼的大战,却个个不以为意。

曹景兴擦拭着自己火器,将外面的尘灰都用细布擦了,还取出铜栓,抺得闪闪发亮的。又用小细棒通了火门孔眼,将铜栓推进按下,再将金属片拨到右边,一切程序完成,轻声吹了声口哨。

手中新安铳火器让曹景兴非常的喜爱,每天擦了又擦,唯一遗憾的是,这火铳还用火绳,略显麻烦。听说军需所在打制二式,皆自生样式,不用火绳,希望能尽早换了。

此时新安军皆用新子药,破甲威力提高到七十步,但因进程问题,要到年底才全部更换燧发式的二式新安铳,使用独头弹等。

曹景兴收好武器,又背到身后,放眼这边战友,皆在习惯性的保养自己武器。

这方面新安军抓得很严,武器有损,不洁,生锈等等,如果查到,不但士兵,甲长、队长都要受到重责。闲时保养武器,已成为各人下意识的动作。

这时甲长刘治平与伍长兼甲副赵彦和,伍长贾朋党也提着水桶过来,骑兵队很久前就哨探过,此次行军路线也是由他们规划,知道哪处可以走,哪处有山泉,可以让人马补充用水等。

众人忙将自己竹筒灌满,又取下小桶装水,让自己的坐骑喝。

他们行军每数十里休息一刻钟,马喝水比人久一些,但这时间也够了。

刘治平巡视着,他是个很严肃的人,今年二十多岁,在甲中一色十几岁的小伙中算年纪大的。他也总爱皱着眉,听说因家中是破落的小财主,父母对他期盼很大,造成他压力很大。

他做事有强迫症,追求完美,每每让众人苦不堪言,伍长兼甲副赵彦和本性格豪爽,都被他折腾得有些忧郁。

伍长贾朋党倒是和气的人,他人如其名,擅长交际,甲中兄弟都议论他很会拍马屁,总讨队长管枫的欢心。

刘治平带赵彦和与贾朋党看了一圈,这时队长管枫也来了,穿着军官服,红色的罩甲衣,青色肩巾,身后还有背旗。队副俞玉桂、黄守义跟着,还有两个护卫,人人持着翼虎铳。

管枫是个眼神很锐利的年青人,曹景兴很佩服管队长,听说他今年才十八岁,仅比自己大一岁,就是队长了,他的经历还很传奇。

不过新安军是只年轻化的军队,若管枫这样的年轻人比比皆是,便若三总把总韩官儿,他比管枫还年轻,就已经是把总了。

很快管枫看了一圈,特别检查了几人的武器装备,这时中军号令传来,收拾好什物,全体上马,继继前进。

众人纷纷上马,口口相传着,因行军偷袭,就不用喇叭。曹景兴早整理完毕,收拾好马匹喝水的小桶,又看过鞍具等,就踩着马镫,翻身上了马背。

很快众人开动,按行军队列,从慢步慢慢加速到快步,很快山道这边又是蹄声大作,尘土飞扬。

曹景兴策在马上,身体随着马背的起伏有节奏的起伏,免得铲了自己的屁股。

他看向前方,烟尘中密密的马匹人头,武器寒光若隐若现。他们行军队列按两列展开,每甲两伍纵队并行,五甲前方,是各队的队长。队长后面又两队副并行,两护卫并行。

曹景兴属于二甲,他们前方是一甲的大盾兵,个个盾牌放在马鞍后,又最前队长管枫等人。后面是三甲的火铳兵,四甲五甲长矛兵,个个长矛插在马鞍后的插筒内,还背着圆盾。

太阳越发炎热,很快汗水泡湿众人军衣,靴子内都是滑腻腻的,好在进入了山地丘陵地带,清凉的地方随处可见。

再行一会,前面是龟山,离抱犊崮更近了,这边多窝泉,龟山蛇山间汇有湖泊。

到这边,骑兵队的战友奔腾更急了,他们娴熟的在山道上奔驰,跃马如飞,来来去去的勘探与禀报情报。

正转过山道,忽听湖旁山脚边有喊叫声,还有兵器的撞击声,接着是几声尖锐的哨箭声音。

而这个声音后,凌厉的手铳声就是响起。

曹景兴等人一惊,新安军中没有这样的哨箭,难道匪贼发现了?

他踩在马镫上看,前方是中军,还有走在中军前面的三总战士,随着手铳声,就见几骑从山边窜出来,个个裹着头巾,披着斗篷,非常的彪悍,骑术更是非常的精湛。

他们斜斜奔腾着,眼见就要跳跃逃窜离开,这时一骑追着出来,灰毡斗篷快马,毡帽下,一双非常冰寒的眼睛。

她手铳一举,“砰”的大响,一贼一声大叫,就是从马上翻滚下去。

她持着缰绳,拨下击锤后,瞄着一贼又是一铳,曹景兴等人就见铳焰大作,那贼身后冒出血雾,也是惨叫着翻滚马下去。

然后一些骑兵追来,个个持手铳发射,将余下匪贼哨探一一打死。

身旁的马小保惊叹:“钱小娘子真犀利啊,弹无虚发……特别这马术绝了?!?/p>

曹景兴也是赞叹,手铳虽可单手持着稳些,但在马上发射也不容易,与骑射一样,有非常多的不稳定因素。对他们来说,这马都骑得不利落,要在马上打铳,不知要什么时候。

不过他也有忧虑,遇到匪贼哨探了,特别哨箭传递回消息,看来抱犊崮的青山残贼会有准备了。

不过他也不惧,暗袭不成,就明战好了。

果然,中军那边传下命令,急速前进,他们更不掩盖了,使用传递号令的喇叭声。

曹景兴等人急急前进,山道上蹄声一片。

曹景兴觉得,这样多奔袭几次,恐怕自己马术会更上一层楼。

而他们到抱犊崮山下时,这边匪贼已经惊动,气势汹汹,倾巢出来作战,中军号令,各总立刻准备作战。他们占据崮前西南处一座山头,立刻开始排兵布阵。

抱犊崮地势,周边峰头林立,然后群山中一峰突起,顶端若圆柱形的石台,这种形状山头称“崮”。因抱犊崮雄伟,周边山头最高,此时官方名又叫“君山”。

抱犊崮西南麓有深涧大壑,涧东侧为清华观与巢云观,然后山坡处多树木,山脚下有庄子。

此时庄子、清华观、巢云观皆被匪贼占据,闻知有官兵来剿,特别打到自己老巢来,伪元帅冯茂宏、李明祥大怒,在哨骑回报后,立刻召集兵马迎战。

他们不知这些官兵何来,因为什么旗号都没有,看他们一色马兵也有些心惊,但别人都摸到自己家门口来了,岂有龟缩逃窜之理?

而且他们虽正月逃到这里,但四处抢掠,大量粮草辎重银两都储藏在庄子与巢云观等处,这些都不要了?

看官兵虽然精锐,但人太少,自己几千人,未必没有一搏之力!

他们沿庄前与东南山头排布,几千人分为几股,左中右三翼,立刻向新安军的阵地发起进攻。

……

“准备作战!”中军传下命令。

队长管枫、队副俞玉桂、黄守义等人就叫:“准备作战,铳兵都点上火绳!——注意避箭——”

曹景兴掏出了自己火摺子,就塞在子药袋侧边的铁筒子内,作为铳兵这是必备。

他甩亮火种,将自己火绳点燃,塞放好火摺子后,就抽出火铳后下弯的铜栓机,塞入一发定装纸筒弹药,一推,一卡,就准备完毕。

然后他就蹲到大盾牌后面,前方持盾手是一甲的邢义真,一个神情总是冷冷的年轻人,有妻姜子贞,似乎是归德府夏邑人,说得一口很醇厚的中原官话商阜片。

邢义真话不多,队中兄弟都很好奇他的额头,因为那边有一片很明显的伤痕,就跟二郎神似的。众兄弟都是好奇,邢兄弟给谁磕头啊,这么用力,将头都磕破了。

邢义真身边是孔万金,乃孔万财的哥哥。与孔万财有些狡黠的性情不同,孔万金是个很憨厚的人,孔武有力,就充为大盾手。然后他还有弟弟孔万银,在炮队做事。有弟弟孔万宝,因识点字,被充为书办。

曹景兴静静蹲着等待命令,身边是马小保与孔万财,他们听对面青山残贼已经发动进攻,大鼓声中,尖声怪啸声不绝,似乎正潮水般的涌来,但盾牌挡着,什么也看不到。

大盾牌就这点不好,很影响视线,而且笨重了些,但未装备盔甲,这种盾牌却是必须的。

他们身后还有三甲的火铳兵们,他们成排蹲在后面,也是静静等待命令。

“注意避箭!”猛然各队军官此起彼伏的喝令,曹景兴等人都往盾牌那边缩一点,前方邢义真持着的大盾牌也斜斜内倾。

就听对面弓弦振动,咻咻的声音中,天空都惚若一暗,几百根凌厉的箭矢就是疾射而来,然后前方邢义真、孔万金等人的大盾牌就“笃笃”的响,暴雨似的。

一些箭矢还从大盾牌上空飞过,火铳兵后面,几步之外,是四甲五甲的长矛兵兄弟,他们已将背着的盾牌持到手中,此时挡箭,各人皮盾也是箭落声不停。

好在各人有盾牌挡箭,却是无碍,曹景兴听对面弓手射了几阵,外间匪贼的脚步声也是越来越近。

猛然有军官传令,队长管枫也是大喝:“火铳兵准备作战!”

曹景兴“虎”的一声大吼,与身旁马小保、孔万财同时站起,就是持铳来到盾牌空隙间,将手中火铳探了出去。

他看外间匪贼黑压压的,也不知多少人,看他们凶神恶煞的,持着兵器只是吼叫,已经进入百步之内。果然这帮匪贼非同小可,仅比以前打过的献贼差一点点。

但曹景兴早非菜鸟,一瞥之下,就锁定一个“领头子”一样的匪贼,持铳的手稳如泰山。

身旁马小保、孔万财等人一样如此,经过血火的锻炼,他们已经成为合格的精锐战士。

他们一杆杆鸟铳探着,八十杆黑压压的鸟铳,就是冷冷对着前方嚎叫冲来的青山残贼们。

而他们军阵,三总在左,六总在右,一总四队,二总八队,就是八十面大盾牌,一百六十名铳兵分二列作战。铳兵们后面,一百六十名长矛兵同样分二列作战。

又此次有骑兵队、部分锐兵队、部分掷弹队随同作战,此时他们列阵,就骑兵队一百五十骑列在军阵的右边,锐兵队掷弹队一百二十多人列在军阵左边,各人马匹则移到山头后面去。

面对青山残贼潮水般的进攻,军阵依然静悄悄,若急浪中礁石,岿然不动。

曹景兴持铳瞄着,不时有箭矢从头上飞过,他动也不动。

猛然,他听到一声尖利的天鹅声音,不假思索,就是扣动板机,龙头的火绳下落,他铳托重重一撞,汹涌的硝烟白雾就是弥漫。

曹景兴看到那“领头子”一样的匪贼胸前腾起血雾,他神情有些呆滞,就翻滚出去,同时前方左右一片的惨叫。

曹景兴顾不得多看,就持铳后退,来到大盾牌后面蹲下装弹,同时三甲火铳兵右移上前,来到盾牌空隙间,持铳瞄准等待命令。

曹景兴蹲着,他起拉膛后下弯的铜栓机,里面烟雾腾腾,冒着热气。

他吹了吹,掏出一发纸筒弹药塞了进去,又一推一卡,看火绳没问题,就作好了再次的发射准备。

这时他听尖利的天鹅声音,头上一阵凌厉整齐的排铳声音,前方惨叫声更多,似乎那边匪徒有些混乱,同时汹涌的硝烟更加弥漫开来,笼罩了他的前后左右。

这时三甲兄弟退下装弹,他持铳上前,又来到盾牌空隙间,持铳瞄向外间。

烟雾中,看盾牌外面很多匪贼在惊叫着,如无头苍蝇般乱窜,似乎被两阵排铳打懵了,不过也有很多人大吼大叫,喝令继续上前?;褂腥舜蠼校骸澳锢锔鐾?,他们铳打完了,赶紧冲!”

曹景兴脸上露出笑容,用这种后膛的铳,经?;嵊蟹送脚卸鲜?,他喜欢他们这样子。

看他们冲入四十步,身后又有尖利的天鹅声音响起,曹景兴瞄着一贼,就是狠狠扣动板机。

曹景兴前后打了三发,二排铳兵就是六阵排铳,外面的叫声惨绝人寰,山脚下,密密都是中弹的尸体伤者。

但匪贼可能人多,又第一次面对这种后膛枪,几乎是懵然的直冲上来,黑压压就是逼近盾阵。

曹景兴等人后退,持装填好子药的火铳等待命令,后面的长矛手们则是上前,还有前方的大盾手们摆好了架式。

猛然轰然作响,无数的匪贼撞击在大盾牌之上,邢义真等人咬着牙,狠狠顶住了。

伴随撞击声的,还有刀砍斧劈的声音,猛然一只手从盾牌边探进来,就想把邢义真的盾牌掀开了。

邢义真哼了一声,大刀狠狠劈去,盾牌外面传来凄厉的惨叫,一只血淋淋的左手就是掉了下来。

这时队长管枫命令:“落矛!”

四甲甲长李大银放下长矛,身边谷子贵、吴六斤等人同样如此,长矛放下的声音整齐凌厉。他们前后二排,森寒的长矛从各盾牌空隙间探出,就如獠牙那样狰狞。

“刺!”

谷子贵等人用力刺去,前方血雨洒落,带着声嘶力竭的哀嚎。

各匪贼身上冒出的鲜血,将各大盾牌渲染得一片艳丽。

“刺!”

谷子贵看着前方一个匪贼,又是狠狠刺去,锐利的矛头,从他的嘴巴内直刺进去。

“如墙而进!”队长管枫又是命令,与他同样的,还有各队长此起彼伏的喝令。

邢义真用力提起盾牌,谷子贵等人长矛仍然探着,他们有节奏的吼叫,森寒的盾阵就是逼去。

而透过盾牌的空隙,可以看到那边连滚带爬的匪贼们。

“火铳手上前!”队长管枫又命令。

曹景兴等人正持铳等待,闻听立刻上前,邢义真等人的盾阵也让开口子,让曹景兴等人出去。

曹景兴出了盾阵,立刻视线好多了,眼前无数面如土色的匪徒们,看到他们出来,个个更是尖叫。

“射击!”

一排的火铳兵对眼前的匪贼扣动板机,一线凌厉的火光爆开,眼前就是鲜血的雾潮,惨叫声惊天动地。

“射击!”

三甲的火铳兵越过曹景兴等人,他们汇集六总共八十名铳兵,又是对眼前的匪贼们轰射,让尸体与鲜血更成为这边的主题。

“盾阵上前!”

立刻邢义真等人又上前,密密的盾阵又是将曹景兴等人掩护在后,谷子贵等人长矛放下,又成为两排森寒的獠牙。

“如墙而进!”

“吼——吼——吼——”

邢义真等人提着盾,谷子贵等人持着矛,他们有节奏的吼叫,矛盾相间,森寒的盾阵又是逼去。

他们配合默契,当他们刺杀时,探出的长矛便如沾着血滴的刺猬,当他们射击时,眼前又似乎弥漫开一条烟龙。

他们如墙而进,火铳,长矛,盾牌相间,只是向前,似乎要吞噬眼前的一切敌人!

……

战斗进行到午时,伪元帅冯茂宏、李明祥不得不承认失败,从巳时开始,他们就对那片阵地发动了多次的进攻,但每次都是惨败而回。

尝试从两翼进攻,更惨,他们以步队进攻骑阵,当场进攻者被他们凶悍的精骑战阵踏成碎肉。

下血本以马队攻击他们精骑,他们竟出动手铳骑兵,这兵好怪,打手铳不用火绳,还可连续打三下。二百骑对战他们五十骑,被他们放风筝绕圈子,以手铳在马上轰射,已方伤亡过半,却大多连他们马毛都没摸到。

正慌乱间,他们山头余下马队趁机冲来,长矛马刀,勇不可挡,最后己方逃回的马兵仅十数骑。冯茂宏等人全部马队不过四百多骑,这下损失近半,再也不敢动了。

还有攻击他们另一翼,人人持着盾牌,鬼鬼祟祟的,也不知什么兵种,大军不论步骑逼去,就潮水般的扔来万人敌,当场炸得他们魂飞魄散。甚至趁机反突,从他们进攻的中阵腰部攻入,让那一阵的攻击大军无奈溃败。

最后冯茂宏、李明祥等人绝望,退回庄寨固守,不料对手以盾牌掩护,火铳齐射,万人敌猛扔,又有精兵以铁钩扔上寨墙攀爬,并无战心的残兵们一刻钟就溃败了。

这下溃败,就代表冯茂宏、李明祥等青山残贼的彻底失败,他们退向清华观与巢云观,但对手急攻而来,不到一刻钟,他们又狼狈逃出寺院,继续奔逃。

对面官兵紧追不放,追击战持续到六月三十日,“元帅”冯茂宏、李明祥被斩杀,他们麾下十几个“将军”同样被杀。

而临死之前,他们很多人还不知道对面官兵从哪里来,叫什么名字,跟他们有什么冤仇。

此战还俘获匪贼一千多人,张松涛早得杨河之令,下令尽杀之。

最后青山残贼骨干皆死,四百马队,三千多步卒基本被灭,余下寥寥漏网之鱼,已经形不成威胁。

而此战除了杀敌,收获也不小,如缴获马骡一千多匹,内有战马健马五百匹,骡子驴子七百多头,又有大量的牛羊鸡鸭等。

除此,还缴获匪贼库存白银约十万两,米面豆料一万石,可供匪贼数千人马食用半年之久,这下全归新安军所有。

七月一日,张松涛等人浩浩荡荡搬师回归,再次得到胜利的消息,杨河心中喜悦,不论邳州的积匪,还是外间的流匪,终于都消灭干净,他终于可以安下心来,专注自己的事务了。

不过对此次的胜利,他对外界宣称:“青山残贼犯我邳州,乡兵于长沟附近将其击退,然残贼大部仍在,诸寨建设不可迟缓?!?/p>

……

老白牛:多谢“豆浆油条包子粥”二万打赏,“书友20180705004816718”一万打赏,甜心大卫宝、老刘看书忙、颍河读者、书友20170523114405169、最爱赵中举等书友的猛烈打赏,余者书友打赏投票等。

(快捷键:←)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本小说站所有小说、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!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,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!
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!情节内容,书评属其个人行为,与爱书网立场无关!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89| 613| 214| 36| 231| 767| 799| 66| 458| 539|